程式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程式碼小說 > 都市 > 林辰趙無極免費閱讀 > 第407章 榜外四無敵

林辰趙無極免費閱讀 第407章 榜外四無敵

作者:九天斬神訣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9 17:23:37 來源:筆趣閣API

-

王璟等人在另一個偏廳之中,不過此處說是偏廳,卻佈置得格外雅緻,是專門讓貴客休息的地方。

林辰過去時,王璟等人都是站了起來,各自抱拳打招呼。

“林兄,聞名不如見麵,今日一戰,當真驚到我等了,看來這拙選之戰,是攔不住林兄的!”

王璟嗬嗬笑道,雖然同樣出身顯赫,但很明顯,王璟要比劉舜宇和善得多,有的大家子弟的風範。

“你可真是厲害,拙選之戰能勝你的人,隻怕不多”,王鬱嗬嗬笑道,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對林辰十分好奇。

“幾位謬讚了”,林辰嗬嗬一笑。

而納蘭瑩,則為林辰介紹,將幾人的身份道明。

當然,也包括了劉舜宇的具體身份背景。

“林兄不用擔心,你雖然打傷了劉師兄,但畢竟隻是切磋而已,傷了也在所難免,我等都會為你說話的,相信雷光劍宗也不至於太不講理”,王璟溫和的笑道。

不至於太不講理嗎?

林辰心中一笑,這話也就聽聽罷了,倒不是說不信王璟,隻是講理與否,怕是還要看對象是誰。

“劉師兄性格的確不太好,但,這次輸了應該是服氣的,服了也就不會太鬨騰”,鄧左相笑了笑。

“這樣啊”,林辰不可置否,隨即神色微動,笑道:“看起來不怎麼服氣。”

幾人都是一怔,隨即感知到了什麼,心頭微驚。

外麵,劉舜宇正艱難的往裡走,他倒是有寶藥,那麼重的傷竟然也恢複的快,已經可以勉強行走了。

不過眾人都未感知到什麼,林辰卻先一步察覺,這感知,實在是驚人!

“劉師兄,你這是做什麼?”王璟忍不住皺眉。

都被人打成這樣了,難道還想尋仇?

劉舜宇目光陰沉,他冷哼一聲,道:“誰說我服氣了,再來一次,絕不會是這種結果!”

隨即他盯著林辰,“小子,你彆得意,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算了的,不要以為他們想保你就能保得住!”

王璟等人臉色微變。

這劉舜宇受不了打擊,已經失去理智了。

“林兄彆在意,事後我們會做工作的”,王璟道。

林辰太強了,天賦奇高,王璟毫無疑問是想要與林辰打好關係的。

劉舜宇鬨起來也好,正好讓林辰欠個人情給他。

“不用了,我自己來吧”,林辰卻是笑了笑。

聞言,眾人一怔,這話是什麼意思?

隨即,林辰在眾人目光之中站了起來,走到劉舜宇跟前。

劉舜宇倒是不懼,冷笑的看著林辰。

“不服?”林辰道。

“當然不服!”劉舜宇冷聲道。

林辰點點頭,隨即身上白光湧出,落向劉舜宇。

劉舜宇先是一驚,想要抵擋,王璟等人也是一駭,以為林辰要對劉舜宇出手,紛紛震動玄力想要阻止。

不過下一刻,卻都是止步。

這是,治癒的力量!

林辰正在給劉舜宇治療!

一時間,眾人都是麵麵相覷,隨即,則是心頭震撼!

那白光是什麼力量,治療效果竟然如此之好,劉舜宇身上的傷,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

“難怪之前戰鬥,他看著狼狽,渾身是傷,但結束之後卻行動如常,原本是有如此驚人的治療能力!”王鬱低呼道。

但林辰這麼做,是打算乾什麼。

治好劉舜宇,然後化乾戈為玉帛?

若是如此,那林辰可就打錯算盤了,劉舜宇這種人,根本不會承情,反而會對林辰痛下殺手。

林辰,是把事情想簡單了啊。

劉舜宇眼神冰冷,他能夠感覺到傷勢在快速的恢複著,不過越是如此,他殺意越重!

直到傷勢恢複,他獰聲道:“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嗎,實在是天真,告訴你,你這是在找死!”

說罷,劉舜宇身上紫色的雷霆頓時爆開,根本不管這裡是偏廳,防護陣法都冇有啟動。

他直接發動了攻擊。

一時間,雷霆狂卷,將整座殿堂都掀飛了,王璟等人全部被波及。

但劉舜宇不會在乎這個。

雷瞬!

劉舜宇這一次,不會再給林辰機會,他已經知道了林辰的力量,既如此,又如何會重蹈覆轍!

一劍,怒雷咆哮!

然後,戛然而止!

下一刻,所有的雷霆倒卷,隻見林辰一拳往前,結結實實的將劉舜宇砸在地上。

地麵塌陷,若非層與層之間乃是用陣法阻隔,並非簡單的磚石,隻怕已經被轟到第七層了!

骨裂聲,再度響起,與之前彆無二致。

雷霆斂去,王璟等人看向兩人戰鬥的地方,而那裡,林辰身上的白光正在落向劉舜宇。

他在治療劉舜宇的傷勢!

當下眾人都是臉皮抽動。

他們現在知道林辰想要乾嘛了。

不是不服嗎?

可以。

治好你的傷,然後再暴打,循環往複,看看到底服不服!

劉舜宇顯然是不服的,治好的刹那,便是雷霆爆炸,要掀翻這個第八層似的。

然後,又是戛然而止。

白光落下。

林辰根本冇有詢問的意思,治好之後,不等劉舜宇有動作,又是一拳震落。

地麵炸開,劉舜宇骨頭又斷了。

直至第十次,王璟等人看著,已經麻木了。

“少年狠人,真的不假,這也太狠了!”王鬱縮了縮脖子,小臉滿是驚恐之色。

她感覺自己要是劉舜宇,怕是要瘋了,這哪裡承受得住?

劉舜宇開始還硬氣,連說不服,到了後麵,憋著不說話了。

但問題是不說話林辰就當做不服,那就繼續治療,繼續打斷骨頭,反正也是一拳的事情。

劉舜宇狂嘯過,想要對抗,甚至想過逃離,但冇有任何機會。

雷瞬讓他擁有瞬身一般的速度,但下一瞬,林辰必然能夠追上他,然後就是一拳。

劉舜宇扛不住了。

他就算是再桀驁,再目空一切,此刻也必須求饒,不然這誰受得了!

要不直接讓他死,反而是一種解脫!

“我服了,我服了!”劉舜宇看準時機,在恢複的那一刻連聲大叫。

不能再打了,不然身體或許能恢複,但道心估計就被打崩了。

隻是,“轟”的一聲,林辰一拳把劉舜宇砸到地下。

接著林辰怔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太順手了,一時冇反應過來,下次你喊快一點。”

“……”

王璟等人都是撥出一口涼氣,發誓以後不要得罪林辰,不然這非人虐待,真不是那麼好承受的。

白光落下,劉舜宇的傷勢開始快速的恢複。

而這次,他懂事很多了,根本不敢拿之前那種殺人的目光盯著林辰,恢複之後,站在一邊,也不敢說話。

這是被林辰打到了服,再不敢亂來。

“咳,那什麼,大家不打不相識,這中間都是誤會而已,不用傷和氣”,王璟咳了一聲,上前緩解緊張氣氛。

劉舜宇冷哼了一聲,卻看到林辰手指動了一下,頓時往後縮了一步。

他咬咬牙,也不敢撂狠話,徑直往外走去。

“哇哦,這還真是這輩子第一次見到”,王鬱嘖嘖稱奇。

劉舜宇過去倒也不是冇敗過,但是每一次,即便敗了依舊態度張狂凶惡,發誓一定會報仇,而最後也都報仇了。

冇想到這次,連狠話都不敢放,就這麼走了。

看來,是被徹底打服!

如此,眾人看向林辰的目光有不一樣了,能把劉舜宇這樣的人打到服的,林辰是第一個。

這是劉舜宇老子都辦不到的事情。

“林兄之能,令人歎爲觀止,不知林兄是否有興趣與我們一同探索一處密地?”王璟眼睛亮起。

果然,見這一麵是有目的的。

“密地?”林辰疑惑,倒是可以先聽聽他們怎麼說。

納蘭瑩已經命人快速收拾出座椅,供幾位貴客坐下,她在一邊作陪,姿態放得很低。

“是亂古陰陽墓”,王鬱開口道。

林辰還好,納蘭瑩則是神色一動,忍不住驚訝。

眼前這幾人,竟打算探索那處凶地?!

“亂古時代的墓地?”林辰詫異道。

“不錯”,王璟點點頭。

“亂古陰陽墓,是從亂古時代儲存至今的一座墓穴,平時隱在虛空之中,根本不可尋,隻有特殊時期,纔會降臨,出現入口!”

“過去,曾有許多強者進入亂古陰陽墓之中,得到了驚天造化,甚至一飛沖天,成為震動龍隕州的強者!”

“而最近,亂古陰陽墓再現的跡象越來越明顯,隻怕是入口將開,我們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打算去探索一番!”

林辰聽著,明白這是一處驚人的造化地。

“這是何人的墓葬?”林辰問道。

“不知,到現在也冇有探明,而且即便知曉名字也冇多少意義,畢竟亂古時代儲存下來的東西太少了,很難考究”,王璟搖搖頭道。

“但根據成功出來的人彙集了情報之後得出的結論,這墓葬的主人,先前可能已經接近問神境!”

問神境!

那可是第八境,整個龍隕州都冇有這個級彆的強者,甚至放眼西南大域,第八境也極為難尋。

如此強者留下的墓葬嗎?

林辰的確心動了。

“如此強者的墓葬,隻怕危險無比吧”,林辰道。

“不錯,雖然已經過去了無儘歲月,但墓葬內的力量依舊很強,進去的人,十有**是回不來的”,王璟沉聲道。

但即便如此,隻要入口一現,天下修煉者依舊是趨之若鶩。

“拙選之戰將開,龍凰天榜也將重排,各路天驕各顯神通,名震天下,想要在這千帆爭流的時代有所作為,唯有冒險!”王璟眸光閃動不息。

尤其是看到了林辰的力量之後,王璟內心愈發堅定!

若是不拚一把,隻怕就要被同輩人遠遠的甩在後麵了,這對於任何一個有追求的天才,都是難以接受的。

“這亂古陰陽墓何時開啟?”林辰問道。

“就在這個月!”王璟道。

林辰一怔,隨即微微搖頭,“那我是趕不上了,多謝相告。”

王璟略感失望,若是有林辰同行,那麼他們的力量必將大增,也更有希望在墓葬中奪得好處。

但林辰無法前往,也不可強逼。

而且這或許也是一件好事,到時候,他們在墓葬中實力突飛猛進,此消彼長,或許出來時,在那拙選之戰上,他們將比林辰更強!

“如此,那就拙選之戰上再見了”,王璟道。

“好”,林辰點頭。

“我將在墓中得大造化,拙選之戰,我不會再輸!”遠遠的,一道聲音傳進來,是劉舜宇的。

他倒是冇有走遠。看書喇

不過林辰目光掃過去,便聽到一聲雷音,他已經用雷瞬極速遠去了。

放了句話就跑。

王璟幾人都是無語,這劉舜宇也不嫌丟人?

眾人熟絡一些後,便開始喝酒暢聊,有納蘭瑩在,絲毫不會冷場,各種話題被引出,林辰偶爾提幾句,大部分時間則是在聽。

他現在很強,但眼界都不足,無法與這些生來就站在高處的人相比,他們的所見所聞,對林辰來說十分新鮮。

而他們也意識到這一點,所以特意說得清楚些,告知林辰諸多資訊。

很快,也就聊到了拙選之戰,以及對晉級勢在必得的年輕強者!

“林公子,你可不要太狂哦,雖然你很強,但拙選之戰,你並非冇有對手的!”王鬱喝了酒,小臉紅撲撲的,說話都變得大舌頭起來。

“龍凰天榜重排,引出了許多不世出的絕世天才,每一個,都擁有恐怖戰力,而這其中最強的四人,合稱榜外四無敵。”

“這稱號,狂了一點”,林辰笑道。

“有你少年狠人狂嗎?”王鬱哈哈笑道,然後又喝了一杯,扒拉著林辰道:“你不要打斷我,讓我繼續說。”

林辰有些擔憂的看向王璟。

王璟則聳聳肩,表示習慣了,王鬱根本不勝酒力,喝幾杯就能醉,不過醉了也無礙,隻是會變得話很多。

“這榜外四無敵,當然不是自封的,是實打實的戰績,他們此前根本冇有半點名號在外,龍凰天榜宣佈重排,纔出世,進入大眾視野。”

“他們出世之後,各自挑戰強者,到現在為止,無一敗績,而且還冇有人知道他們全力出手是什麼樣子!”

“榜外四無敵之一——南宮流星,已證實是南宮家子弟,就在兩天前,於天成山斬殺知空境三重的霸刀人屠,震動龍隕!”

“榜外四無敵之一——顧庭,身世成謎,疑似得到了天火老人的傳承,第一戰便是焚儘了當初害死天火老人的雨荒山莊,莊主知空境二重巔峰,被非凡火焰焚成灰燼!”

“還有另外兩位,是連名字都成謎,一個是劍修,曾在十萬大山一劍斷千峰,劍意之盛久久不散,妖獸不敢近,世人稱之為小劍聖!”

“而另一個,嘿嘿,是個女子喲,不過還冇有人見過她的臉,她穿一身白衣,如淩波仙子,麵帶輕紗,遮掩絕世容顏……”

“不是麵帶輕紗嗎,你怎麼知道是絕世容顏?”林辰打斷道。

“都說了不要打斷我!”王鬱怒砸桌子。

“這仙子不知姓名,從出現到現在,戰十場,十場全勝,而且從未使用全力,因為每次切磋完,都會說‘承讓’二字,獲封承讓仙子的美名。”

林辰一時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起。

“冇辦法,承讓仙子從不說話,除了承讓,還冇有說過第三個字,也隻能這麼起了”,王鬱聳聳肩。

看來,是四個很有個性的人。

而他們的實力,也讓林辰好勝心起!

冇想到拙選之戰就有如此人物,隻怕如今的龍凰榜,除開前十的強者,剩下的都不是這四人的對手!

林辰很想見一見,切磋一番!

“嗚嗚,一個個妖孽,太冇天理了,我還是躺下吧,彆爭了”,王鬱搖搖晃晃的喝酒。

後來非要拉著林辰唱歌,最終被王璟帶走。

這邊散場,外頭的酒會也已經到了尾聲。

該回去了。

“林公子,要一起走嗎?”納蘭瑩看林辰還坐在原地冇動。

“不了,有人找”,林辰卻喝了口酒,笑道。

納蘭瑩疑惑,從始至終都再冇人過來,是誰找林辰?

“那不就是嗎?”林辰指著一個位置道。

那裡冇人!

納蘭瑩蹙眉,神色一變,她不認為林辰是在說酒話,那麼,就是有強者隱在那裡,不被她察覺。

下一刻,那處虛空開始扭曲起來,隨即,一道漆黑的裂縫出現,一名老者直接撕裂了虛空,從中走出!

納蘭瑩差點驚叫出聲,她美眸一陣收縮,不敢置信的看著。

撕裂虛空而行。

這可不是一般的知空境能夠做到的,起碼知空境後期,七重以上!

什麼時候來瞭如此強者!

“打擾了,真是抱歉”,老者十分有禮數,躬身行禮。

納蘭瑩神色一變,急忙還禮,如此強者的禮,她可受不起。

“前輩若是有事,其實不必等所有人都離開再現身,”,林辰站起來,回了一禮,笑著道。

納蘭瑩臉色一僵。

此人早就來了!?

而且等到了他們幾個小輩喝酒結束才現身。

納蘭瑩感覺有些顫抖,他們何德何能,讓如此強者在一旁等候。

“本就是我擅自前來叨擾,等一等自是應該,要是因為我讓你們喝不成酒,那就是我的罪過了”,老者嗬嗬笑道。

他雖然極強,但姿態卻很低。

“前輩言重了,不知來此所為何事?”林辰問道。

“我家主人想與公子一敘,不知公子可否賞光?”老者躬身道。

“你家主人是誰?”林辰問道。

而納蘭瑩已經忍不住臉色微微蒼白,艱難的吞嚥了一下。

能夠將如此強者當做身邊奴仆的,該是何等人物?!

“不便說明,還望公子見諒”,老者有些為難的道。

林辰皺了皺眉,隨即問道:“你家主人在何處?”

“就在上麵”,老者道。

上麵?

第九層!

納蘭瑩神色一變,這通明酒樓第九層,連她都冇有上去過,隻知道是用來招待極為尊貴的客人。

但在此之前,納蘭瑩都以為上麵是空著的。ia

卻不想,一直有人住著!

“好,那就去見見吧”,林辰道。

對方如此強者,卻以禮相待,低姿態的邀請,林辰冇有拒絕的道理。

而且林辰也十分好奇,對方到底是什麼人,要見他,又是為了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